重庆百变王牌几点播出
首頁 >> 組工之家 >> 休閑娛樂

清明節前憶母親

發文單位:     發布時間:2013/4/2 8:54:57     
   臨近清明,我早早地把回家的時間告訴了在二弟家的父親。三弟也從蘭州打來電話,把回家的時間告訴了我。每年的清明,我們三兄弟都會一起回老家給母親上墳。
    2002
年,我軍校臨近畢業,二弟還有一個月就去銀行報到上班,三弟剛考上大學,就當全家人對未來充滿美好期冀的時候,母親卻病重住院,隨后不治離開了我們。每當想起,那種錐心之痛讓我無法自己。
    
兄弟三人中,我是離開父母時間最長的那個。17歲當兵,年少懵懂中離開父母,有很長一段時間,在軍營的每個夜晚,我都是在思念母親的淚水中度過的。這些年,人在軍旅,很少能夠在二老膝下盡一份孝心。作為長子,隨著母親的離世,這種遺憾成了我這十年中夜里的夢魘。
    
父母是兒女的港灣,不管你走多遠,能夠讓你心靈憩息的,只有父母為你撐起的那個老家。那熱騰騰的餃子,香甜可口的手搟面,是你一生溫暖的懷念。兒時的記憶里,母親每天總是天不亮就起床,每當睡夢中剛剛醒來,聽到灶膛間風箱咕嗒、咕嗒的響聲,心里就特別的甜蜜。那時家里窮,三個男孩是很大的拖累,飯桌上好吃的母親都留給我們,就算一塊糕點,母親也舍不得吃,分三塊,三個孩子一人一塊。有一年冬天,我感冒發高燒,父親上班沒在家,半夜里母親用自行車馱著我,去12里外的鄉衛生院看病,回來的時候下起了大雪,母親怕把我摔著,就用自行車一步一步把我推回家。回家后,母親自己卻病倒了。
    
漸漸長大,我們三兄弟都在離家很遠的鎮上上學,一個星期回家一次。父親因為工作忙,也很少回家。平日里,母親既要照顧家里,又要種著十幾畝地,那些年,母親是用命在支撐這個家。直到2002年,我們兄弟三個上班的上班,上大學的上大學,母親終于不支,病重離去。舅舅后來對我說,你娘是累死的。每年清明或者母親的祭日,我都會跟兩個弟弟說,母親有三個兒子,自己卻累死了。每說到這里,我們三兄弟都會淚流滿面。作為農村孩子,我們從家鄉走出來是驕傲的,作為人子,這一生卻無法放下心中那份對母親的負疚。
    
如今,父親與二弟一家住在一起。我幾次硬逼著父親來跟我住,父親卻住不多長時間,就吵著回二弟家去。有一次,我氣哭了,我哭喊著問父親,我不是你兒子嗎?父親說,你二弟家離老家近,離你娘近。年前,三弟把父親接去,半個月后父親就吵著走,三弟打來電話求助,我也沒辦法,父親還是固執地回二弟家去了。我知道,父親心里也有對母親的一份歉疚,那些年,他在外面上班,很少能夠照顧家里。
    
多陪陪父母吧,因為和父母在一起的時間真的不多。他們漸漸老去,這個世界上,只有他們對你的愛是無私的,一旦失去,用整個世界也換不回那份人間的溫暖親情。
上一篇:暫無信息!
下一篇:暫無信息!
關閉
重庆百变王牌几点播出